ABC小说网 >乱伦合集(一)。txt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 47 部分阅读

正文 第 47 部分阅读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成功了,终于我进入母亲的内部了!”明雄高兴的不得了,他从背后没命的往她的腰撞上去。[手机访问:m.ABC169.COM]每逢擦到母亲的软肉时,就快活得像快要溶化似的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!太好了……!大哥哥……!太痛快了……!”母亲也快活得简直要发疯了,她不知那是儿子明雄的。

    最后,想不到那严谨的母亲,如同野兽般的呻吟着而摇摆着腰。由于受到极大的刺激,明雄的腰几乎要溶化了,他不停的着,终于在吓人的快感中爆炸了,他尽情地把稠糊糊的精子撒播在母亲的内部!

    明雄就这样冒充父亲和母亲作乐。事后,母亲似乎已精疲力竭的样子,就那么陷入沉睡之中,他蹒跚地爬起来离开母亲的房间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明雄对情绪特别好的母亲说:“爸爸说公司工作繁忙,天未亮就出门了。我上厕所时碰到他的,他交代我向妈妈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因为父亲回家的时间很不规则,所以回家的日子、与没有回家的日子都弄不清楚,因此,明雄他认为绝对不会露出马脚。母亲向他点头时,显现着安祥愉快的慈母的表情。

    明雄看着母亲那样的表情,心中又想着哪天能整晚和妈妈大干一番!

    chapter。14

    明雄这天感觉身体不大舒服,在房中躺着直到中午,觉的有点饿,因家里就只有女佣阿美在家,他便叫阿美弄些食物给自己吃,吃后便回房间睡觉。睡了一会儿明雄觉得口渴,便爬起来找水喝。

    到了厨房看见阿美拿着一根胡萝卜当作男人的在戳自己的,明雄这时由她的身后蹑手蹑脚的靠了上去,两手由阿美身后抓住她的,阿美这时挣扎不开,阿明说:“好阿美,我帮你止止痒吧!”

    明雄放开阿美,解下裤子露出。阿美回身一看明雄怒涨的,当下便跪着帮明雄吹喇叭,两手还不时的搓揉明雄的睾丸。过了一会儿,明雄要阿美双手扶着流理台,自己双手扶住阿美的细腰,由后面缓缓插入阿美的。

    虽然阿美常常自慰,但仅是在口上搓磨而已,当明雄的真正插进去后,有一丝血丝流了出来,且阿美痛得直掉泪。明雄这时便将阿美抱住,双手缓缓地搓揉阿美的,并将抽出来,且用口去舔阿美的。过了一会,里渐渐地有流出,阿美也觉得有一阵空虚感传了上来,便要明雄赶快插进来。

    明雄这一次要阿美趴在餐桌上,两只手扶住阿美的腰将凑到恰好,便滋的一声插了进去。只见阿美全身抖动,明雄以为阿美痛的厉害,便准备抽出来。当抽到洞口的时候,阿美说:“不要!”明雄说:“我是要抽出来不干。”阿美说:“傻瓜,我是要你继续干,不要停!”

    明雄闻得此言,便大刀阔斧地开始干了起来,阿美随着明雄的攻势也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阿美说:“啊……啊……要干死我了,少爷……你的……好大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插到子宫了,我快被干死了,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淫声阵阵入耳,更激起明雄的兽欲,更加紧攻势,抽得三百来下,阿美两条腿不住地踢,明雄感到阿美里阵阵的抽搐,夹得好舒服,便停下来让包住自己。不到三秒钟,一阵热呼呼的汁液喷在明雄的上。明雄受此一激,全身一颤,热滚滚的精液射入阿美的,阿美只觉得好似一股岩浆冲入便昏了过去!

    不久后,阿美悠悠醒来,觉得明雄正趴在自己背上,两手正摸着自己。一场激烈的肉搏战,历经数次冲锋陷阵,终于接束了,休息一阵后阿明便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chapter。15

    一天傍晚时,明雄的母亲从外面回到家中,教阿美来叫他过去说有要事;于是明雄来到妈妈房内。妈妈说:“你姨妈今天来台北看你表姐,妈妈刚从表姐家回来,她说很久没见你了,所以晚饭后你去一趟表姐家向她问候一下。”

    吃完晚饭后看了一下电视,洗完澡明雄骑上摩托车又来到表姐家,按了门铃却无人开门;明雄顺手扭开门把,发现门没有锁,于是明雄开门进入表姐家并顺手将门关好,一边喊着表姐的名字。只听见一阵“哗哗啦啦”的划水声,自楼上的浴室传来,并听见姨妈在浴室说着:“外面是明雄吗?你表姐和玉娟刚出去看电影;我刚要洗澡,你先坐一下,我马上下来。”

    表姐家浴室的门下也有气窗,明雄忽然兴起了偷看姨妈洗澡的诱惑。他小心翼翼的走到浴室门边,明雄低下头就浴室明亮的灯光从气窗的横隔空隙望入,刚好看到姨妈修长的大腿……姨妈正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明雄的姨妈虽比妈妈年长二岁,但皮肤很好,她的小腿很美、大腿和膝盖间有美好的曲线,明雄觉得,她简直比任何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还要漂亮。

    姨妈开始拿着肥皂去涂抹她半球型的房,有重量感的,一点也没有垂下去,反而漂亮地向上挺高。然后慢慢的往下涂抹,丰厚浓浓阴毛覆盖着的两片肉唇……

    这时明雄的下体产生了强烈的反应,整个人都进入一种兴奋的状态!

    忽然间,姨妈眉间一皱,叫了一声,然后人靠着浴室墙壁慢慢倒在地上;明雄这时急忙的撞开浴室大门,浴室的蒸气里充满了令人头晕的闷热!明雄揹着姨妈,慢慢的来到了表姐的房里。一双手反扣着姨妈的大腿,而他的背也碰到姨妈丰满的,姨妈丰满的,透过衣服,使得明雄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。他把姨妈轻轻的放在床上,此时姨妈丰满的胸部在他眼前突显起。

    明雄轻声叫着:“姨妈……!姨妈……!”

    姨妈在朦胧中感觉到明雄抱她到房间床上,但她意识已经不太清楚,根本无法出声和明雄说话。忽然间,在朦胧中感觉到明雄低下头把嘴压在上,然后把含在嘴里吮吸。

    明雄的手握着姨妈另一个搓揉,很快的在膨胀;姨妈的嘴里不自觉的发出妖媚的哼声,更刺激明雄的淫欲!明雄的手指微微地颤抖着,从嫩白的上身向下活动抚摸着,并向下探索着阴蒂!

    明雄迅速的脱掉衣服,用手提着,用摩擦着的外围,姨妈只觉得有一个炽热的在磨着,然后就进入到她的身体内开始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嗯……哼……”姨妈开始发出令人的呻吟声:“嗯……啊……真好……我的亲儿……啊唷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舒服极了……快狠狠地……干吧……亲……明雄……乖儿……快……插进……猛力磨……丢……要……丢了……再插……快磨……喔……又丢了!……”

    明雄那根越来越坚硬粗大,浑身的血脉已经沸腾了似,欲火升到鼎点!姨妈感觉自己的身体快爆炸了。

    这样约有十多分钟,姨妈“嗯”了一声,慢慢眯开了眼睛,看着还趴在她身上的明雄,她突然将滚烫的双唇凑到明雄的唇上。明雄呆了一下,看着姨妈微闭的双眼,便配合她的唇,享受她的热情。两个人的舌头在嘴里不安份的搅动着,久久才分开,两人都喘息着!

    明雄慢慢抽出他的,侧身躺在她的身边,姨妈还沉浸在刚刚的快乐余韵中。渐渐的恢复了意智,她睁开了双眼,轻声对明雄说:“明雄,刚才姨妈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姨妈,对不起!我实在忍不住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姨妈慢慢闭上眼睛,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我好累,让姨妈躺一下好吗?”

    明雄把姨妈拥入怀中,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、脸颊,姨妈的手也自然的抱着明雄。渐渐的,姨妈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,明雄的唇找到她的唇,热情的吻了上去。姨妈的唇好烫,明雄知道她已准备好第二回合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姨妈是完全清醒的,明雄要给姨妈一次完美的快乐。明雄的手开始向姨妈的进攻,轻轻捏揉她的,另一手顺着姨妈的小腹,一路摸向她的阴部,用食指找到她的阴核;慢慢的刺激她最敏感的部位,姨妈又开始低声呻吟,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!

    明雄的手指感到温热的又渐渐流了出来,乾脆用食指及中指插进她的,姨妈轻哼了一声,用力抱紧明雄!明雄轻轻带着她的手到他的,要姨妈也动一动,姨妈握住明雄的,轻轻上下套弄着。明雄的宝贝被她这样一弄,很快就又的竖立了起来,准备好要给姨妈好好快活一下了!

    明雄起身压在姨妈身上,用摩擦姨妈的大腿内侧,偶而轻轻点在她的上,姨妈的呻吟越来越大声,尤其碰到她的阴部时,很明显的特别刺激。姨妈突然把明雄紧紧抱住,叫着明雄的名字:“明雄,姨妈……要……”

    明雄知道姨妈已很需要了,但明雄知道如果再多逗姨妈一下,她会更满足。明雄把平放在她的上,深情的吻着她,用的舌尖挑逗她。姨妈的身体发烫,舌头配合明雄的动作轻搅着,身体更不安份的轻轻扭动。

    明雄轻轻对姨妈说:“姨妈,你带我进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姨妈用手轻轻的捏住明雄的,带到她的口,慢慢往里塞。明雄可以感觉到从一直到的根部,慢慢的被姨妈湿热的阴壁紧紧含住,姨妈满足的叹了一口气,明雄决定改变战术,要在短时间内把她彻底征服。

    明雄把抽出到只剩还留在里面,然后一次尽根冲入,开始用力的抽送,每次都到底。姨妈简直快疯狂了,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布得满脸,两手更把床单抓的皱得乱七八糟,明雄每插入一次,她就嗲声叫喊着:“啊……啊……明雄,我的亲儿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姨妈娇媚的叫春声让明雄忍不住要射精了。明雄连忙用嘴塞住姨妈的嘴,不让她发出声音,姨妈还是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哼着: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姨妈的下体配合着节奏急促上挺,顶得明雄舒服的不得了。看到姨妈如此娇喘的浪态,明雄猛力又了数十来下,终于射精了!

    “啊……烫死了……明雄……啊……哎……姨妈又要死了!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明雄的尾椎下,滚烫的精液就射进了姨妈的体内。她已无法动弹,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,阴部一片湿润,姨妈的混合着一些流出的精液,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!

    明雄起身拿床头的面纸,轻轻替她擦拭全身,姨妈睁开双眼,深情的看着明雄,轻轻的抓着明雄的手:“明雄,抱着姨妈,让姨妈好好休息一会儿!”

    明雄也感到有点累了,抱着姨妈躺下去,闭起双眼休息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,姨妈慢慢醒来,带着复杂的表情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男人,年轻纯真的脸孔,脸上还残留着刚才的晕红。这个幼年时自己曾经帮他洗过澡、摸遍全身的男孩,刚才的冲撞却是那么的震憾,早已平静无波的心灵深处!

    六年前丈夫因病死后,自己便负起了丈夫生意,一个人独自住在中市,幸好生意上的事务并不十分繁忙,她一个人便能料理得过来。她自己没有儿子,所以对妹妹唯一的儿子特别的疼爱。

    一年前自己唯一的女儿丽珍在新婚不久也死了丈夫,为了让女儿不要再步入自己精神上无依的后尘,忍受那夜夜孤寂的滋味,每次北上总劝她再婚。但没想到,今晚北上,自己却和明雄发生了不伦之肉欲。不过,这禁忌的肉欲作爱,罪恶意识却使她产生更大的兴奋。还不止如此,原以为还是小孩子的明雄,竟然会巧妙的爱抚,还有强壮的运动,引发出生理上对性的渴望,让她的官能不由己的完全奔放、燃烧!为了女儿丽珍、为了自己往后一生,她暗暗下定了决心!

    姨妈一面想着,一面望着明雄刚射过精后并没有萎缩的。八寸来长的,如毒蛇头般的三角肉,依旧昂然地竖立着。她不自主的俯下,用嘴轻轻吻着那曾经让她堕入激情疯狂边缘的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姨妈……我……!”明雄慢慢睁开眼睛,神情有些茫然惶恐……

    “明雄,乖儿,你先回家!时候也不早了,丽珍她们也快回来了。有甚么事明天姨妈会和你妈说。”

    chapter。16

    明雄脑中一片空白、内心充满无名的激昂及兴奋的离开了表姐家,回到家中已经快子夜了,出来应门的是阿美。明雄默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间,躲进浴室中脱掉衣服,手抹着肥皂去搓洗那仍然充血的,回味着刚才在表姐家时姨妈的神韵!他不知道明天姨妈会对妈妈说些什么?

    一阵烦燥令明雄不由全身发抖,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匆匆洗完澡,他茫然的只穿着一件短裤走到父母的房间外,他不知该如何向父母启齿?忽然,他听到房间内传来妈妈口中发出的一阵阵呻吟声!那是那么熟悉的……

    明雄将头轻轻顶住房门,发现门只是虚掩着,他心想该不是爸妈又在做着爱做的事吧?

    明雄将房门微微的推开,仔细一看,却只见妈妈穿着一件透明的睡衣闭着眼一人睡卧在床上,一只手在膨胀的搓揉、一只手在两腿之间挖着,嘴里发出令人的叫声,而屁股沟下床单已湿了一大片!

    明雄偷偷进了妈妈的房间,而妈妈依然沈醉在自己的自淫快感中,并未发觉儿子已站在床边,柔和幽暗的灯光照在妈妈身上,更使她身体增加了几分诱惑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上次的甜头经验,大胆的、明雄轻轻的把手放在妈妈的上,用手指在上轻轻的揉压捏燃着,一手由胸部往下移动,然后将妈妈的睡衣掀开来,他最后把手放在妈妈的边缘来回缓缓的摩擦。

    妈妈在明雄的爱抚之下似乎有了反应,她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,于是明雄脱掉裤子,爬上妈妈身上,下身一挺,将又硬又热的慢慢送进了妈妈里,进进出出的来回抽送。

    妈妈却以为自己正在和爸爸,也扭动着腰部迎合,嘴里喊着:“喔……好涨……嗯……哼……亲哥……哼……顶得好深嗯……嗯……你今天的太粗了……”

    睡梦中的妈妈因为兴奋,身体无意识的往上挺,双手也紧扣着明雄的背部:“亲爱的……你今天……好强劲……唔唔……咦?……明雄!是你?……啊!不要!……停……停!明雄!我是你妈,你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睁开双眼的妈妈,忽然发觉压在身上的,竟然是自己的儿子明雄,心中万分惊惶……

    因欲火逐渐沸腾、动作越来越快的儿子,被母亲的喊叫声而停顿,呆住了!但炽热、坚硬、粗大的仍深入在妈妈的里跳动着……压在妈妈身上的双手依然放在妈妈浑圆丰满的上……

    时间像是静止了,房间内床上母子间的气氛在霎那间凝住!不知经过多久,明雄幽幽地说着:“妈妈,我记得我是你从孤儿院带回来的,我永远记得你在我最孤独的时候带我回到这个家来,而且给我爱的温暖,那时我就发誓这一辈子要永远爱着妈妈。我曾经偷偷看到你和爸爸作爱,我想要像爸爸一样爱你,所以,我曾经在爸爸没有回家的晚上冒充爸爸和你作爱,我曾想过,哪一天整晚能尽情好好的爱你,就是一生只有一次,我死也快乐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雄……什么?!……你已曾经和妈妈作……你怎……傻孩子……”妈妈说完,不禁的抱着儿子激情的亲吻!尴尬的气氛终于在妈妈的亲吻慢慢消失,因热吻而扭动身体的妈妈,感觉到明雄粗大的在里更加膨胀、坚硬的跳动着……

    明雄的欲火又逐渐沸腾,暂时停止的动作也由慢而变得越来越快……

    “嗯……妈妈……我要插你……妈妈……你要吗?……我最爱插的……妈妈……我插你……我要永远插你的妈妈……你痛快吗?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啊!好儿子,再插深一点!顶得好深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硬的大……顶得好深……插到底……不行了……妈妈……要……丢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又丢了……”

    妈妈的叫声越来越大,妈妈像一只发春的母兽,不停的摇头,达到了最,终于泄了。一次、再一次的泄了……妈妈人像陷入休克了!明雄停止了抽动,坚硬的仍在妈妈的里跳动着,他心怜的轻轻吻着妈妈她的双唇、脸颊、额头……

    激战过后,因高亢而虚脱的妈妈,在休息片刻后感觉到儿子的温柔。妈妈轻声说着:“明雄,你还没有满足吧?妈妈已不行了,你到妈妈身上吧!让妈妈用嘴巴帮你发泄吧!”

    明雄一听,急忙爬到妈妈身上,反身把放在妈妈嘴里,自己趴着把嘴巴对着妈妈的。妈妈用手轻捏着明雄的,伸出舌头先轻轻舔着,然后把吸入嘴里,瞬而连吮数口,再吐出,伸出舌尖在上一圈又一圈的勾逗着。然后用舌头将那支频频喘息的大由慢慢的舔向根部,再用舌尖在已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的马眼舐着、绕着,两手轻轻的在蛋丸上搔弄,捏揉着……弄得明雄下半身不由的一挺一挺的直颤抖。

    明雄也急忙用嘴在妈妈的中舔着,用牙齿轻轻的咬着、吸着上的小豆豆,舌头像轻巧的,突入了穴心,然后含着大大的吸着,舌头在穴心刷着、捻着,直弄得妈妈痛快得口中发出“咿咿唔唔”的叫春声。

    不久,妈妈吐出明雄的,直喘气的说着:“乖明雄,妈又耐不住了,你起来把你的放在妈妈中间,让妈帮你夹吧!”

    于是明雄将妈妈中,双手握着妈妈的房夹着更加兴奋炙热的一前一后的插着,妈妈也不时的用舌尖舔着在抽送中明雄挺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喔……喔……大妈妈……房妈妈……”明雄一边抽送着,又一边伸出手到妈妈的里扣着、挖着、捏着,逗得妈妈的浪火又更加高昂。

    “乖明雄……妈……实在耐不住了……你……还是……用大……插到妈的……里……狠狠的……插吧……”

    明雄又趴下身,提着坚硬的大塞进妈妈的里,然后用力的抽送着,一次快似一次的抽送着……

    “喔……喔……浪妈妈……大儿子要天天插你、要妈妈天天夹儿子的大,喔……喔……要浪妈妈天天快乐的吸儿子的大喔……喔……妈妈快乐吗?大儿子要泄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大……亲儿……啊唷……我又忍不住了……要丢了……喔……丢了……哎唷……我又丢了……喔喔……亲儿……你也丢了吧……啊唷……射死妈了……啊唷……烫死妈了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明雄忍不住射精了!全身不停的颠抖着,高兴的射精了!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妈妈的里……人就这样趴在又已快活得进入虚脱的妈妈身上……

    深夜,妈妈从昏睡中醒来,墙上钟的短针指示着将近三点。趴在自己身上的儿子,脸上溢着甜密满足的笑容;双手还贪婪的握着妈妈的,腹下半软的仍留在妈妈的里。妈妈想起这尴尬的,羞愧的想把儿子移开,这一扭动,使明雄发出喃喃梦呓:“……妈妈……你还要吗?明雄要妈妈快活……妈妈……快乐吗?”

    妈妈听得心头一阵激动,不禁紧紧的抱着明雄,将颤抖温热的双唇深深的吻着儿子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被妈妈吻醒的明雄,双手又在妈妈丰硕上搓揉,用手指在捏捻着,浸在妈妈里的又不安份的逐渐膨胀的直跳动着,又让妈妈气喘喘的。下半身引起电流般的骚痒,心内更加酸痒难耐,不由得用双手环抱着明雄的腰部,紧紧的向前压挤着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又想干了?”明雄在妈妈的耳边悄悄说。

    粉脸通红,满脸发烫的妈妈,羞耻的闭着双眼,只是双手更紧的再压挤着,让明雄更加难以忍受,插在里的不禁更加坚硬的跳动着!明雄慢慢的提起退出到妈妈口,扭动着屁股,再慢慢的、将深深挤入,一直到根部碰到穴口,旋绕在里面的,在四周刮动,再慢慢退出到口……就这样一次又一次,再直直退出再用力插进,由慢渐渐加快,弄得妈妈泛滥,口中大气直喘,秀发凌乱,全身不断的扭摆着!

    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明雄,你的大…………插死……我……了……你快把妈干死了……我要死……死了……妈被大的儿子……干死……了……”妈妈被插得粉颊绯红,神情放浪,声连连,里一阵阵的颤抖,股股的淫液不断的流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明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妈又要丢了……丢了……喔……又丢了……”妈妈浪声渐低,人又渐渐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这时明雄已经干得兴起,像头野兽,只知要用力的插、再插,愈插愈快、愈快……最后终于将用力抵住妈妈的中,再次将浓热的精液射入妈妈的子宫里,烫得半昏迷中的母亲又不停的颤抖,明雄人又趴在妈妈的身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妈妈和明雄坠入了的深渊。两人在整个夜里,一次又一次的,痛快的、压着妈妈入睡、醒来又痛快的……直到清晨两人才深深入睡。

    chapter。17

    接近中午,姨妈为了丽珍及明雄的事来到明雄家。她想与明雄的妈妈商量,乾脆就让丽珍与明雄结为夫妻,一来亲上加亲,二来自己后半生也有所依托。出来应门的是阿美,正在忙着整理家务的阿美告诉姨妈说:“太太还在睡觉,请你自己进去吧!”

    姨妈走到明雄妈妈的房间前,一看门并未锁,就直接开门进入房内,一看,几乎叫出声。她看到的两个赤身露体、一丝不挂的男女睡在一起,她连忙用手掩住嘴巴。

    床上躺的女的正是明雄妈妈,如白玉般的身体,一房又大又挺,上面镶着两粒红葡萄,往下看去,平坦结实的小腹下,弯处浓密的阴毛上,此时还沾有白白黏黏的分泌物,床单皱成一团又湿漉漉的,似乎在说明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缠绵之性战。

    眼睛再往旁边一移,愕然大惊,那不是昨晚才插得她欲仙欲死的明雄吗?心中恍然明白,原来妹妹也早已在享受同一支大的滋味!难怪明雄的性技那么令她整夜想念。

    姨妈一边欣赏着无边春光,一边回味昨晚缠绵作爱的滋味,欲火不禁再度燃烧,下体又酥酥痒痒的,也已开始外流。姨妈不自禁的向前,抓住已变软的又吻又吸的套弄着。

    明雄在睡梦中以为妈妈,睁开眼睛想让妈妈再来第n次的快乐,结果看到是姨妈。他猛然拉起姨妈,明雄很快的脱去姨妈的衣物,让姨妈跨坐在他膝盖上,双手扶着姨妈腰部,嘴吸吮着姨妈的,开始有节奏往前往后的摇动抽送着。

    “嗯!啊……!啊……!啊……!好明雄……啊……!”姨妈腰部随着明雄双手的推拉而前后摇动,明雄贲张的滑入中一次又一次的攻击,不由的让姨妈再发出一阵阵的嘶喊声。

    睡在明雄身边的妈妈,被姨妈他们的骚动和叫春声吵醒,她眯着眼一看,发现是从小对自己友爱照顾的姐姐,却忽然坐在昨晚整夜和她激战的儿子身上,正在快活的享受着和自己一样的不伦。妈妈羞愧的赶紧闭上眼睛,但姨妈快乐的声仍一阵阵的在耳边。

    渐渐的,妈妈被姨妈的声引诱的不禁也欲火高涨,身体不由的扭动着,嘴里也“咿咿唔唔”的发出难耐的呻吟声。姨妈看到妈妈的情形,俯身将手伸到妈妈的,用手指插入妈妈的肉穴里来回的着,并且用嘴压住妈妈的嘴。性感的口红香味,还有湿润的柔软嘴唇,妈妈觉得全身的力量都消失,终于也禁不住的高声叫着:

    “喔!……好姐姐……嗳……你怎么也……和明雄……啊……哎……呀……嗯……嗳……嗯……好姐……呀……我要……嗯……嗳……”

    妈妈被姨妈抠的欲火更加高涨,全身不断的扭动,不由得也伸手握住姨妈的一边房,用手指燃着姨妈的,嘴也用力的吸吮着姨妈发涨的。姨妈在明雄与妈妈的双面夹攻下,痛快的一泄再泄、全身不断的抽慉着,人也渐渐陷入昏迷瘫痪……

    明雄正干得兴起,看到姨妈的情形,他把姨妈放下,翻身又爬到妈妈身上,把更坚硬的大塞进妈妈的里,然后用力的抽送。

    “大亲儿……啊……唷……你又要干妈妈了……妈妈最爱的大……哎唷……妈妈……又忍不住了……要丢了……喔……丢了……哎唷……又要丢了……喔……亲儿……你快也丢了吧……啊唷……”

    妈妈已被姨妈弄的性趣正浓,刚好接着明雄发飙的疯狂,次次都碰及花心,强烈的,使已经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,雪白的下体一阵颤抖后,跌落在床上,人也不禁的阵阵的颠抖。

    明雄的受到妈妈滚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的喷射、子宫强烈的收缩,他觉得腰部麻酸,禁不住的大力的抽送了几下,一麻,一股热烫的精液,由急射而出,直射在妈妈的穴心深处,人也全身脱力的趴在妈妈身上,享受母亲浓浓温情的滋润了。

    chapter。18

    “人自称是万物之灵。但其实,人也只是这地球上众多生物循环链中的一种生物。生物的目的是为了平衡地球生物生态,它们必须在个体死亡前,不断的延续种族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但当初上天把人制造的太复杂了;脆弱的生理结构,贪婪、自大、无知而不安定的心理构造,使得人除了延续种族的生命外,又自以为是的做出许多疯狂的行为和规范!”

    “国家的法律、地区的民风、家庭的族规、社会的生活典范……是否也是人们在自认聪明下所制定出的矛盾规则!”

    “为了保有优良的遗传基因,人们规定了血缘伦理;为了维护生存的优沃条件,人们制定了亲戚伦理;但法律、规范是一种抑住、是为了抑住人们先天的贪婪行为,但也抑住了,人与生俱来为延续种族生命的兽性本能。”

    “当血缘伦理与亲戚伦理和兽性先天的生命本能,发生了矛盾与冲突时,法律、规范的抑住,是否也在扼杀野兽般的人类潜意识中为延续种族生命的生理本能……?!”

    夕阳下,天边的晚霞与大都会五彩缤纷的广告霓虹灯相互辉映着,南下的火车缓缓地驶进古迹般的台中站台。车上明雄的姨妈,心情愉快的看着女儿丽珍和明雄嘻笑的清点行旅,为下车前做最后的准备,她怀着欣慰、静静地思考着……

    全书完  文本豪客 全新排版

    发邮件至 fangriu126。 系统自动回复文本豪客最新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